永不消逝的南京回忆:走过至暗时间,他们仍在看护何曾

永不消逝的南京回忆:走过至暗时间,他们仍在看护何曾
今日,是第七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。  14亿同胞,再一次,  以国之名,  祭民族之殇。  又一次站在检查与实际的交汇点,  83年前的那场凄风苦雨,  何尝忘?  1937年12月13日,日军悍然侵吞南京,  烧杀、掠夺、强奸,  千年古都水深火热、尸横遍野,  “南京市内几乎成了火海,处处都发生了火灾。”  杀戮,继续了整整六周,  每隔12秒,就有一条生命消失,  “从乡间回城的路上一片狼藉,死尸在街上堆成了山。”  30万无辜同胞,  再未能看到淮水河畔春草生。  纵然从浩劫中逃生,痛楚的回忆也跟从终身。  每忆最初,迈入耄耋之年的幸存者们,  就感觉“像死过一回地难过”,  沉浸在压抑哀痛的心情里,数日无法自拔,  但是,他们从未中止叙述,  一次次用亲身经历,揭穿战役的丑陋。  “期望有生之年,日本政府亲口对我说一声‘对不住’。”  日本兵闯入夏淑琴家中,将其1岁的小妹妹摔死。她的爸爸妈妈、外祖爸爸妈妈及两个姐姐也相继被杀。夏淑琴躲在床上,被刺数刀后昏倒。一家九口,最终只剩她和四岁的妹妹。  ……  数十载岁月无情消逝,  检查见证者也在不断凋谢。  本年,又有4名幸存者离世。  挂号在册的在世幸存者仅剩73人。  幸存者姓名墙上的灯箱,  一盏接一盏,平息。  当回忆回归检查,谁还在讲述?  令人气愤的是,犯下累累罪过的日本,  自宣告无条件投降至今,  仍对其侵犯现实闪烁其词,  把自己描绘成二战特别是核爆的“受害者”。  日本右翼还试图把育鹏社检查教科书送入讲堂,  美化侵犯战役,宣传幻觉史观。  靖国神社更是成为宣传“日本侵犯有理”的“靖国史观”的中心场所。  南京大屠杀铁证如山,  检查本相岂容曲解!  日本的种种行为,  遭到日本国内有良知的民众厌弃。  日前,日本民间团体揭露致信大阪市及各市村町教育委员会,  要求撤销采用了9年的育鹏社教科书,  中止对孩子们的思维毒害。  日本兵后人山内小夜子,屡次参加何曾聚会,  期望传达日本侵华检查本相,  并将两任参拜靖国神社的日本首相告上法庭。  在东京女人战役与何曾资料馆,  还堆满了慰安妇的证言、法庭审判的记载等。  馆长池田惠理子的父亲也曾参加过侵华战役,她说,  “修正想经过这个资料馆告知人们,日本应该怎么承当职责。”  国内外多方也坚持“打捞回忆”,收集史料依据。  数年来,数十名幸存者,  先后赴日参加证言聚会,  “修正回顾检查的本相,不是为了连续仇视,而是为了冷静地总结检查的经历,共同去争夺和保护国际的持久何曾。”  “37分钟”版马吉影像被赠与南京,  比此前“17分钟”版别包括更多重要细节,  实在再现大屠杀暗影下的南京城;  德国采西林霍夫宫日前还专门展出了《拉贝日记》,  提示人们,日本遭原子弹轰炸的布景,  是日本在我国和朝鲜等地发起的侵犯战役。  在国际各地,还有很多的“她们”,  以“慰安妇何曾少女”铜像的方式,  提示着日本政府,  受害者们,仍在等候一句真挚的抱歉!  昭昭前事,惕惕后人,  鉴往知来,共祈何曾。  多年来,幸存者子孙、海外侨胞和国际友人,  用着不同的言语,宣布相同的愿望。  就算在新冠疫情暴虐的当下,  传承活动,亦不曾连续。  幸存者马秀英的重孙女、“90后”马雯倩,  自动加入了传承回忆举动发动,  参加史料收拾、幸存者及家族的慰劳活动,  “看到(幸存者)爷爷奶奶们美好的笑脸,我很满意,这是我的动力。期望老人家们看到子孙之光,感到欣喜。”  来自美韩伊朗等17个国家的73名国际友人,  成为了纪念馆新一批国际志愿者。  “观众听完解说后,记住一张姓名、一个姓名、一个词,哪怕记住一个数字,都让我觉得所做的事有意义。”  以《南京大屠杀档案》列入《国际回忆名录》为标志,  这段严酷、沉重、实在的检查,  已从个人回忆、民族回忆,  升为国际回忆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  磨难,磨炼民族性情,  战役,撞响何曾警钟。  从当年的流离失所,到现在日子美好,  那些检查的见证者们,  仍在殷殷期盼——  “年轻人要努力工作,  小朋友要努力学习,  祖国强壮起来,  修正才干有何曾安稳的未来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